菠萝网

“阿方索先生,这就是我们圈定的范围,我希望能借助您的渠道在这几座绿洲里找找线索。”

石泉将门外的阿方索邀请进来,简单的将众人的猜侧转述了一遍。

阿方索朝身后的助手点点头,后者赶紧做好了记录准备。

“我们需要了解的除了之前说过的护身符和印章之外,还要查一查当地的博物馆或者其他相关的地方有没有收藏或者发现过英军的吉普车,哪怕残骸也可以,但必须是在当地发现的。如果这些都没有,就再查一查这片区域内有没有荒废的绿洲或者历史遗迹。”

“就这么些吗?”阿方索问道。

“另外我们还需要一些德军和英军的阿拉曼战役地图,以及包括那位尤尔根在内的,经历过那场战争的老兵回忆录,这些越多越好。”

“这些我会尽快提供给你们。”

阿方索示意助手先去安排,这才问道,“你们接下来什么打算?在德国玩几天还是回捷克?或者也可以和我回意大利,”

“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准备去防空塔和柏林墙一只看看,然后就把我们送回捷克的太脱拉公司总部吧!”

石泉说出了众人商量出来的结果,这都已经10天的时间过去了,海宁那边的改装也基本上接近了尾声,剩下的一些细节工作则需要他们到场再跟进个人喜好再做调整。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可没忘了那还有个武器工厂等着他们呢。

“我让我的助手从现在开始就陪着你们,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找他帮忙,我也要忙些别的,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暗光小八的寂寞空闲时光

“那就麻烦您了。”

告别了阿方索,一行人跟着那位名叫维吉尔的年轻助手坐上了为他们准备的商务车。

一车挖土党跑到柏林,最吸引他们的无疑是那个炸都炸不塌最后只能拿来养河马的动物园防空塔以及代表着一个时代结束的柏林墙。

至于埋葬了不知道多少秘密和血腥的小胡子地堡如今已经变成了地下车库和一家规模颇大的超市。

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悠闲的逛完了想看的景点,一行人在曾经被苏军插过旗子的国会大厦前拍了张合影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钻进商务车里打道回府。

用了整整七八个小时的时间,商务舱终于把屁股都快坐成两半的众人送回了太脱拉的总部。

只不过还没等脚都坐麻了的石泉迈进大门,张初晴却发来了视频通话。

挥手示意大伊万等人先进去,石泉往路边走了两步找了张冰凉的长椅坐下,这才接通了视频。

“泉子,你要的医生我给你找着了。”康复后的张初晴温婉的气质不再,又恢复了那个干脆利落的性子。

“说说什么情况。”

“这人是我导师家的闺女。”

只一句话,石泉便皱起了眉头,难不成这是走关系来的?

这姐俩几乎算是一起长大的,石泉这一挑眉毛,张初晴便知道他想差了,赶紧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姑娘可是正经的中医世家,学的还是急救医学专业。”

“这姑娘肯定有什么缺点吧?”

石泉笑着问道,“我对你可太了解了,但凡你介绍谁,只要先夸,肯定就是有问题。”

“就你小子了解我”

视频里,张初晴摘掉口罩压低声音说道,“这小丫头脾气爆,上个月刚调到我们院急诊科就把一个患者家属给打了。”

“啥玩意?”

石泉立时就忍不住笑出来了,“我一直听说有医闹的患者家属打医生的,这个怎么把患者家属给打了?”

“我看也是该打”

张初晴脸上浮现出快意,“那患者酒驾撞了吸粪车,送过来的时候人在半路就不行了。他那个泼妇媳妇倒好,上来就把随车小护士的脸给挠了,要让医院偿命,警察过去都没用,非要让赔钱,张嘴就是200万,还逮着穿白大褂的就上去挠。”

“然后你说的这个就把人给打了?”

石泉好奇的问道,他这探险队里有大伊万这么一个莽货就够了,可不能再来一个,那非得炸窝不行。

“那哪能呢!”

张初晴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这小丫头下班之后又换了身衣服过来的,我听急诊科那边的说是趁着那个泼妇去洗手间的时候打的,听说墩布把都打折了。”

“然后呢?”

石泉这下也忍不住笑了,先不说这事儿干的对不对,这听着至少解气啊。

“还有什么然后啊”

张初晴一脸惋惜,“后来警察到底是查出来了,吊销执照赔了几万块钱了事,倒是她爸差点儿跟着倒霉。”

“这姑娘能力怎么样?我说的不是打人,是救人。”石泉饶有兴致的问道。

“除了脾气爆了点儿其他没得说,大二的时候就跟着她爸,在急诊科打下手了,经验比我都丰富。当初我得病那会儿,她爸也帮了不少忙。”

张初晴说完,追问道,“你要是觉得行,我让她找你去,你给面面试,这丫头有护照,是个经常出去玩的。”

石泉索性将摄像头切换到后面一边拍着周围的景色一边说道,“我现在在捷克呢,你问问她,要是有兴趣的话最好一周之内能赶过来。来回差旅费报销,你要是能来跟着一起来玩一趟也成,出发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去接机。”

“那就这么说定了!”

张初晴重新带上口罩,“我现在就找她问问去,等确定好了给你消息。”

话音未落,张初晴便心急火燎的挂断了视频。

“这活蹦乱跳的,看来是没事儿了。”石泉笑着收起手机,快步追上了尚在里面等着的大伊万等人。

跟着上次那个接待经理找到忙碌中的海宁团队,石泉等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满意的不得了。

这车间里原本只是底盘状态的四辆太脱拉已经完成了大部分的工作,这些改装件本来就是模块化的东西,其中很多甚至在当初他们还在北冰洋上漂着的时候就已经运过来了,这改装速度自然也就飞快。

要说唯一的区别便是多出来的那一辆车,这辆车除了驾驶室,其余的跟何天雷那辆车最早的状态完一样,车身中间是个容积看着就不小的水罐,这下倒是终于满足了石泉长久以来既想要挖掘臂又想要高压水枪的奢侈想法。

见石泉等人过来,海宁顶着俩黑眼圈过来招呼了一声,“还有最后一点儿工作就完成了,要不要给你们介绍下?”

众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跟着海宁走到了车头的位置,“和之前相比,这四辆车现在选用的都和尤里当初那辆房车相同的底盘以及驾驶室,发动机换成了更大马力的v12柴油增压风冷发动机。

这款发动机是太脱拉最新的产品,排放能满足欧六标准,但是动力却并没有下降。

另外,因为是风冷发动机,我们还额外加了一套增压装置,必要的时候可以通过气泵的气流增加散热能力。”

海宁扭头看了眼没有跟上来的销售经理,低声说道,“最主要的是这四辆车都解除了电子限速,不考虑交通事故的前提下,它们能跑出和达喀尔拉力赛卡车组差不多的速度。”

“最高时速能到多少?”大伊万兴奋的问道。

“我们做的空转测试最高时速能到160公里,公路路面还没测试,但至少也能超过140公里的时速。”

说汽车,海宁不但变得话唠,而且神态中的自信更是毫不掩饰,“除了这些数据上的变化,我们跟进伊万的要求还在每辆车的生活舱里增加的暗格,空间虽然不大,但是藏些武器肯定没问题。”

一边说着,海宁引着众人随便找了辆车爬上去,“暗格在洗手间里,只要快速按五次冲水键。”

随着海宁的操作,在马桶的冲水声中,卫生间天花板竟然缓缓降了下来!

“这个暗格空间有一米五长,三十公分宽,十公分高,越野状态最高能承载40公斤,如果车子处于静止状态最多能放60公斤。”

洗手间外,众人长大了嘴巴看着降下来的长条天花板以及坐在马桶上趴在天花板上的海宁,这设计可够变态的。

似乎怕众人小看了他的设计,海宁指着头顶的空洞说道,“你们不用担心这里被查到,这暗格四周有铅板,就算用x光都穿不透,另外上面集成了换风系统,哪怕断电也会在烟筒效应的原理下自动往外排风,就算警犬来了这个高度也闻不到什么,当然保险起见你们以后最好在洗手间里多摆一些固体香水。”

“这个”石泉张张嘴,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在这个暗格开启的状态下,只要按一次冲水键就能收回,如果想快一点就多按几次,按的越快收的越快。”

海宁得意的站起身,“除了这些小格子,在那辆罐车里还有个更大的暗格。”

“还有?”

这下连大伊万都惊住了,他当初和海宁商量给每辆车弄个暗格无非是想藏一些贵重的收藏品,就这还是因为当初没办法带走那艘潜艇里的很多小零碎才想起来的。

可这位看着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似乎误解了他们的意思,这哪是为了藏收藏品的?这完就是为了走私设计的吧?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