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间免费看的裸体美女

秦歌见电话一直在响,她想了想,然后按下了接听键。

“喂,许教授。”

手机另一边停顿了一下,然后问:“是秦歌,对吧?”

秦歌没想到许逸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声音,她说:“是的,我是秦歌,现在洛瑶喝醉了,所以我就帮她接电话了,请问找她有什么事?”

“喝醉?”

许逸沉默了两秒,随后说:“她已经好多天没来学校了,现在又临近考试,我就打个电话过来问问情况。”

秦歌也微微有些惊讶。

洛瑶这丫头竟然旷课,之前她为了在许逸面前有个好形象,可一直都是乖乖宝,每次上课都是稳稳坐的第一排,看来这次是真的伤了心。

秦歌也不好直接说她是失才旷课的,只能含糊地说:“可能她遇到了什么事,心情不好吧。”

“现在就们两个人?”

许逸又问。

“嗯。”秦歌应道。

那些即将被遗忘的岁月老照片

“在哪儿?”许逸不由分说地问。

秦歌愣了下,心中疑惑,许教授该不会是要来接她们吧?

果然下一秒秦歌的想法就得到了证实,许逸说:“们两个女孩子大晚上在外面太危险,我过来接们。”

秦歌本能的想拒绝,可是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睡的洛瑶,顿了一秒,又答应了。

她给许逸报了地址。

很巧,许逸就在这附近,几分钟后,秦歌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俊秀男人走了过来,身上带着股学术的气息,一看就是教职人员。

“许教授。”

秦歌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许逸对秦歌笑了笑,“好久不见。”

随后他的视线就落在洛瑶身上,平和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凝重,“她怎么喝了这么多酒?”

秦歌干笑道:“心情不太好。”

许逸似乎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声,随后说:“现在在顾家吧,我先送们回去。”

秦歌摇了摇头,说:“不用麻烦了,我有人来接了。”

“是吗?”

前阵子秦歌跟顾寒洲去逛闹市的视频流了出来,现在只要认识秦歌的,都知道她是顾家的少夫人,许逸自然也知道,所以他也没有继续客套,说:“那好吧,我等的人接后,再带洛瑶回去。”

秦歌见洛瑶睡得昏昏沉沉的,说:“不用等我了,许教授先送洛瑶回去吧,我的人也快到了。”

“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没事,我就在店里面等,不会出什么事的。”

“那好吧。”

许逸点头,他上前一步,说:“把她交给我吧,我送她回去。”

秦歌乖乖把洛瑶交给许逸,洛瑶身子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倒地上,许逸赶紧将她扶住,然后小心地把人圈在怀里,动作十分温柔。

这个过程,秦歌一直在观察着许逸。

许逸在她们学校人气高的离谱,被自己的女学生表白之类的事层出不穷,可是许逸向来极有分寸,从未跟那些女学生发生过什么绯闻,但秦歌却感觉他对洛瑶的态度,是有些不同的。

从他听到洛瑶喝醉后,不假思索就要过来接人开始,秦歌就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所以在刚才,她本来想拒绝许逸过来接人,后来又转了念头,同意了。

许逸将洛瑶扶到副驾驶上,然后对秦歌说:“那我先带她回去。”

秦歌点头,说:“们先回去吧,许教授再见。”

“再见。”

许逸的车子开走了。

秦歌望着渐行渐远的车影,心中叹了口气,希望自己的决定不是错误的才好。

“在看什么?”

这时,一个清冷地声音在身后响起来。

秦歌转身,就看到顾寒洲站在她身后,笔直又颀长,俊美的脸宛若明星似的,立刻引来路人的回头,秦歌看着顾寒洲,脸上露出笑容,然后扑了上去,“没什么,老公,我等好久了。”

顾寒洲问:“怎么就一个人?”

“刚才我大学的教授过来了一趟,把阿瑶接走了。”秦歌说完,就往顾寒洲怀里钻,说:“老公,我好冷。”

顾寒洲冷嗤道:“知道冷还在外面等,傻不傻?”

虽然话说得不好听,语气也挺差的,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地将秦歌圈在自己怀里。

秦歌感觉身体顿时暖呼呼的,她幸福地在顾寒洲的怀里蹭了蹭,说:“因为我想更快点见到老公嘛。”

顾寒洲闻言,嘴角不露痕迹地往上扬起一抹弧度。

这个女人倒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回去了。”

“好。”

……

许逸的车子停在洛瑶的楼下。

洛瑶还在睡,许逸就轻轻地拍了下她的肩膀,说:“洛瑶,醒醒。”

洛瑶有些难受地动了动,却没醒过来。

许逸又耐心叫了一声,“洛瑶,家住几楼?”

洛瑶被吵醒了,她有些不耐烦地睁开眼,想看看是谁这么不识相打扰她睡觉,不睁眼还好,一睁眼,就看到许逸放大的俊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洛瑶吓得魂飞。

她揉了揉眼睛,说:“我不是在做梦吧?”

她竟然看到许逸了!

难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真是操蛋的人生,白天想还不够,晚上还要跑到她的梦里来!

洛瑶只以为自己现在还在做梦,看到许逸,又是开心又是心酸,紧接着,她就做了一个平日里梦里都不敢想的事,一把拉住许逸的领带,把人拽过来,然后咬住对方的嘴唇。

许逸愣住了,眼底闪过一抹诧异。

洛瑶双手齐用,环住许逸的脖子,不断加深这个吻,吻了好一会儿,自己都快缺氧了,才将许逸松开。

果然是做梦。

对面的人就跟人偶似的,动也不动。

洛瑶望着眼前无比真实的许逸的脸,感觉这个梦比以往的还要真实,之前梦里许逸的形象都比较模糊,可这一次却不同,他的五官轮廓都那么清晰无比,洛瑶甚至都能看清他的每一根睫毛。

真长啊。

她心中感慨,这人怎么长得那么顺她的心意,简直就是她心中最理想的模样,可惜,他马上就名草有主了。

心中顿时酸楚无比,洛瑶嘴巴一扁,又抱着人家哭,“为什么要跟别的女人订婚?小心翼翼守了好几年的大白菜还是要被别的猪拱走,早知道不喜欢了。”

许逸:“……”

这个丫头明天醒来要是记起自己今晚干的事,会不会羞愤得直接消失不见?

许逸现在安慰不是,不安慰也不是,只能继续僵持着,等洛瑶发泄出来。

洛瑶仗着在梦里,一直压在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她一边哭,一边说:“许教授,别跟其他女人结婚好不好?”

许逸:“……”

洛瑶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又在那里叫屈,“这什么梦啊!好不容易梦到,还跟个木头似的!”

之前的梦虽然看不清许逸的脸,至少对方还会回应,眼前就一个全仿真的充气娃娃!

许逸轻叹了声,似乎对洛瑶彻底无奈了,他说:“好。”

洛瑶愣住,有些惊讶地看着许逸。

充气娃娃竟然回应了!

她扒在他身上,眼巴巴地又小心翼翼,说:“那跟我交往好不好?”

许逸伸手揉了揉洛瑶的头发,目光中带着一抹淡淡的温柔,他平静又认真地说:“好。”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