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芭视频app下载入口

参加预选赛的选手们,不担心摘下对手的门徽,积分会落入别人手中,主要是因为有长辈在后方跟随观战,就算门徽掉了,事后也会有本门长辈替他们收集。

换句话说,预选赛是在江湖各门派长者共同监督下进行,倘若有年轻弟子作弊,贪图拿别人摘下来的门徽,不仅会立马被对方长者发现,而且该门派的颜面,也会因此名誉扫地。

虞行子夫妇心知虞无双不会老老实实和同门一起行动,所以早交代好,委托祁嶙宫的长老们跟随本门大队,他俩则专程盯紧虞无双。

看到虞无双久战力竭陷入危机,被十来人围攻,虞行子夫妇自然万般担忧,两老很清楚自家女儿脾气,绝不会向‘恶势力’低头,磕破脑袋也要争个面子……

不幸中的万幸,两老眼看虞无双将要出局,周兴云临危救驾,把他们的宝贝女儿带出生天。

本着江湖道义,虞行子夫妇理所当然要向一旁观战的杨琳和刘桂兰道谢,感谢剑蜀山庄门人仗义相助。

诚然,如果事情到此结束,双方也不至于尴尬与好笑。问题出在哪呢?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猜到。

没错!问题就出在无双小妹妹童言无忌,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大喊要嫁给某某人,顿时打了杨琳和虞行子夫妇一个措手不及。

如今双方家长待在一起用晚餐,感觉就像娘家人见婆婆,氛围很是诡异,两家人都有很多话想说想问,却不知怎么开口,结果好尴尬……

刘桂兰瞧杨琳与虞行子夫妇的囧样,险些就忍不住笑了。

幸好,吃过晚饭后,周兴云几人先后钻出狭缝,让无言以对的两家人找到话题。

“他们好像开始行动了。”杨琳赶紧收起干粮,虞行子则感到疑惑:“那么晚出去,是准备夜袭吗?”

宽松慵懒风毛衣少女清秀俊俏面孔纯美私房照

习武之人的眼力皆不弱,尤其是动态视力,二流武者即可借助微弱的星光,看清身边的事物,夜间交锋不是难点。

关键在于,天黑后视野范围受到限制,难以察觉附近敌人,周兴云几人随处走动,极容易被潜伏在黑暗的敌人发现,到时候反遭袭击就惨了……

“不用担心,他们有备而来。”刘桂兰隐约看见一条毛茸茸的小狗狗,倘若小狗受过训练,能够找出其他人的藏身之处,周兴云等人夜袭,将会成为他们的噩梦……

夜晚八点,周兴云四人紧跟‘教主’全速前进,白天浪费了很多时间,晚上必须加倍努力。

要知道,周兴云现在只拿到一枚门徽,距离预选赛出线还差远呢。幸好,除了许芷芊以外,他们三人实力都不弱,欺负小门小派绰绰有余,不出意外的话,要不了两个时辰,他们全员都能轻松出线。

“刚才的提神药还有吗?”虞无双很佩服周兴云,做个药都好喝到让人上瘾。

“全让们喝光了!”

周兴云真心无语,他事前准备的牛奶咖啡,自己一口没喝,全让虞无双和莫念夕吞完了。早知道他就不往里面加糖,苦死这群小妮子……

刚才大家一起吃烧饼,周兴云心想女士优先,让许芷芊等美女先喝,然后一口我一口齐欢乐。谁知道牛奶咖啡味道太好,少女们咕噜咕噜就干杯了,害他连舔一下的机会都没。

“呜汪!”小狗教主猛然止步,朝着树上低吼一声,周兴云四人昂首眺望,只见三五成群的前辈藏在上方。

如此一来只能说明,附近肯定有参赛的年轻弟子,而且不止一队人马。

“那顶尖实力的小女娃是谁?”

“没见过的门派。”

“旁边那看起来年纪最小的,是祁嶙宫弟子。”

“还有两个剑蜀山庄弟子。”

“他们那么晚出动……难不成想夜袭?”

“下午我遇见了祁嶙宫的门人,这几个家伙不和同门一起行动,独自夜行偷袭是怎么回事?”

树上前辈们的眼力非同凡响,即使夜黑风高,依旧能辨认出周兴云几人师出何门。

看到周兴云四人出现,潜伏的长者们纷纷议论与担心,因为他们门派的弟子就在附近,若果不慎遭遇几人袭击,必然损伤惨重。

诚然,就算明知道周兴云四人蓄谋偷袭,他们也不能提前警告门下弟子,只能静观其变。

“兴云师兄,附近的人很可能是一伙的喔。”许芷芊简单分析,呆在树上的前辈,服装各异,显然不是同一门派。他们之所以聚在一块,极有可能是门下弟子结伴而行……

“那又怎样?该出手时必须出手。”周兴云明白许芷芊的意思,少女无非是提醒他,对方同舟共济人多势众,偷袭时必须小心谨慎。

因为现在时间尚早,并非最佳的偷袭时机,若等夜半三更再出手,效果明显会更好。

“好吧,既然兴云师兄有主意,芷芊愚昧拙见,就不拿出来丢人现眼咯。”

“咳哼,芷芊有妙计早说,我脑子里除了打打杀杀,根本没别的想法。”

“人家忘记噜。”许芷芊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我就是不告诉的态度,反正有莫念夕在,就算直捣黄龙也能取胜。

才女大人不肯说,周兴云自然有办法让少女开口,就在他揪住许芷芊长辫子,打算用点穴手戳她腋窝,逼她道出鬼点子……

“咧,那边好像有火光哟。”莫念夕突然拉扯周兴云衣袖,夜幕里的火光非常亮眼,几乎一眼就能看见。

“谁那么作死?”

黑夜里点燃火把,无疑是一种非常嚣张的做法,相当于直接告诉外人,我们就在这里,有种就过来开战。

周兴云起初有点不解,对方为何敢大张旗鼓的亮灯,可随黑发少女手指望去,一点点星火,宛如流水长龙接二连三燃起,他才明白怎么回事。

“我们的弟子遭遇埋伏了!对方至少有几千人!”

“他们好像没有急着进攻……怎么回事?”

隐藏在树上的长者窃窃私语,起初他们还当心门下弟子遭周兴云四人偷袭,现在更糟糕的情况发生了,几千人将他们的弟子围绕,匪夷所思的场面,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

“小芊、和教主呆在这里,无双、念夕随我去看看情况……”周兴云察觉势头不对,便带着少女们摸上前探探究竟。

远处火光闪闪,目测至少有几千人,难怪他们敢大张旗鼓在夜里点灯。这么一大群势力,就是乐山派和水仙阁遭遇,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由于事态出现变故,周兴云不得已暂停偷袭敌人的念头,先靠近对方视情况而定。

“诸位江湖上的朋友晚上好,在下陡魏,乃崩雷堂堂主陡苍天之子,在我周围的兄弟姐妹,则是金刀武馆、野龙门、武藤门、精刀门、与及昊霖少室、祁嶙阁、碧园山庄等等……众多名门大派弟子。”

一个青年小帅哥,带着刘瑜飞、麦琴、张浩然等人,不急不慢的走上前,彬彬有礼的对身前十几个被他们重重包围的人说道。

“们这是怎么回事?”

环视周围成百上千的火光火把,受困之人无不一脸错愕,他们从未听说过,哪届少年英雄大会预选赛,出现过千人联盟现象。

“诸位英雄好汉,相信们都有所听闻,本届少年英雄大会,出了个万恶不赦的江湖浪荡子。我们正是发布‘江湖绝杀令’,号召天下俊杰,立下万人血书讨伐剑蜀浪荡子的主力部队……‘侠义盟’。”

“我们听过……前几天报名时,我们都在血书上画押。”

“原来兄弟也是我们‘侠义盟’的一份子,那事情就好办了。”陡魏立即朝往身后的人喊道:“兄弟们先收起兵器,大家都是自己人。”

“陡兄,们这是……”

“兄弟怎么称呼?”

“在下是铁马斋门生、杜巳。”

“杜兄,少年英雄大会的宗旨,是以武会友识英雄,比起争强好胜,我们理应更注重仁、义、德。”陡魏憨憨说道:“剑蜀山庄浪荡子,在江湖上为非作歹,利用鬼神说法,蒙骗良家妇女,如今他却逍遥法外,甚至与我们同台并肩参加少年英雄大会。所以,我陡魏决定,联合诸位少年侠客共同替天行道,让那祸害良家的浪荡子明白,多行不义必自毙,恶人终归有恶报的道理!”

“陡兄说的好!”刘瑜飞两步走上,高举火把气势如虹的喝道:“天意无为,侠义行道!我们侠义盟,定要为民除害,共讨剑蜀采花贼,还我江湖朗朗乾坤!”

“天意无为!侠义行道!讨伐浪子!为民除害!”麦琴、吕张龙、张浩然等人纷纷附议,挥举火把高声呼喝,让寂静的月夜热火朝天。

杜巳等人骇然诧异,环视周围几千人同声吆喝,那浩瀚阵势压得他们心底恐慌。

“陡兄,少年英雄预选赛……怎么办?”杜巳弱弱询问,大家都注重讨伐江湖浪子,把少年英雄大会放一边,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

麦琴闻言默声笑道:“杜师兄不必担心,我们这里的人都商量好,等讨伐完剑蜀山庄浪荡子,大家就集合一起决胜负,各展拳脚抢夺门徽。如此一来既不用担心遭遇埋伏,也不用担心找不到人,大家凭真本领杀出预选赛。最重要则是,孰胜孰负我们都是朋友,更能体现少年英雄大会以武会友的宗旨。”

原来陡魏等人早就商量好对策,看来这万人血书还真有点势头。

Tagged